我的30岁从辞掉年薪百万的工作开始

摘要

中青评论

我时常会想,是不是这个行业的年轻人,比其他行业的更渴望“成为一个大人”。

2020年的第一天,我和爱人、几个朋友在温暖的海边欢呼。日历翻篇的这一刻,意味着今年我即将30岁了,我目前没有工作,但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开心和自由。

去年11月底,我辞掉了工作,周围朋友惊诧得大呼小叫。因为她们觉得在临近30岁的人生节点,我这么轻易放弃了年薪百万的工作,那谁知道下一个“人生巅峰”的机会在哪儿呢?万一再也找不到待遇这般好的工作了,我会不会后悔?

我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,是帮公司设计Logo(品牌标志),帮所有员工做名片。做了三个月以后,我感觉这份工作对个人发展帮助不是很大,就投简历去了另一家公司,开始做交易员。从此,我正式进入行业学习阶段,“补课”了不少业务技能,不过新人能得到的机会相对稀少。

工作第3年,我去了一家小型证券公司,担任投资经理助理。因为小公司的人比较少,我的晋升路径就还蛮快的,一年以后就当上了投资经理,并因此得到下一个跳槽的机会。

我的这几段工作经历,总结下来就是运气蛮好的,总能得到不错的机会。同事们评价我的优点是有责任心,不怕事儿。比如有些事务,很多员工习惯推来推去,但一般推到我这儿时,我就不会再推到“下一站”了,只要在自己时间允许的范围内,都会尽可能把这件事做好。我表现出了年轻人该有的冲劲儿,身上有那种“舍我其谁”的责任心。大家觉得我在公司里永远忙得焦头烂额,走路带风。通过几次部门之间的合作,我无意间积累了“靠谱”的好评,职场人缘挺好。

在我们这个行业里,年轻人都非常优秀,也都表现出比同龄人更成熟的一面。行业里大神太多了,随便去一个饭局,一桌10个人可能有5个就是北大清华毕业的,什么高考状元、竞赛得奖者、多才多艺的……无论哪一次出去,我都会感觉到新朋友身上有非常多的闪光点,多到你不需要仔细发掘就能够感觉到。

行业里的年轻人,个个从小到大都很出色,都特别上进,非常渴望成长,我时常会想,是不是这个行业的年轻人,比其他行业的更渴望“成为一个大人”。坦白说,大多数人也不会吝惜表达对金钱的渴望,比较现实。

所以,我觉得自己与他们格格不入的一点是,虽然我很努力地做好本职工作,但内心还是一个比较任性的小孩子。我有许多金钱和职位以外的追求。我的兴趣爱好很丰富,喜欢设计手工作品,喜欢追星,喜欢替朋友们答疑解惑……

除了想去兑现一些发光的小梦想,到2019年,我感觉在这家公司做的事情有些重复,越来越没有挑战,而且,慢慢感觉到自己的兴趣不是每天去计算收益率,计算挣了多少钱,计算排名比别人跑前了多少名,我好像在这种事情上得不到成就感。

和周围同龄朋友比,我的收入的确很不错。但是,金钱不可能永远换来满足感。我觉得现状不是自己想要的,不想像周围其他人那样继续做按部就班的,非常精致的、利己的工作了。

虽然现在没有找到自己特别想做的新工作,但我很确定不想继续做之前的工作。因此,在2019年的年底,我选择了辞职,暂时进入放空期,一边用大把时间经营自己的兴趣爱好,一边静下心来考虑下一步到底要做什么。

发现了自己不能再做这件事情的时候,及时停下也很需要勇气和智慧。相较于收入和体面感本身,我更乐意去探寻精神层面的乐趣,发掘人生更多的可能性。我向往的成功,是能以自己眼中有意义的事情,去帮助更多人,影响到更多人。

在30岁的人生节点,我忽然自由放飞了,这也许是命中注定的转折点吧。短期内的新年愿望,我希望能开一间“万事屋”,就像《银魂》里男主角开的万事屋。万事屋可以帮助客户处理他们遇到的各种难题,比如说谈恋爱被男朋友甩了,或者怎么处理婆媳关系……

因为我比较擅长处理亲密关系,擅长和长辈打交道,并且以年轻人的态度去说服对方,所以开个万事屋也许是不错的主意。我想做一些让他人变得幸福的事情,这就是30岁的第一个小心愿,我希望能兑现。

撰文/任球球

微信编辑/王钟的

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出品